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高绿】如果我没有遇到你

(十七)
『说什么了…』
绿间低下头看到高尾眸子里深深的责怨,此刻对方清澈的眼睛里只有两个小小的绿间。
『让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么?』
绿间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安,尽管他清楚只要自己实话实说,高尾就不会往心里去。可他依旧犹豫着,抿着自己的唇怎么都不敢直视高尾,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
躺在他腿上的高尾也看出了他的窘迫,像这样问绿间他也不会说,而且在谈及这件事情的时候,绿间露出的神情让高尾大致猜到了赤司所说的话是些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绿间的性格基本上就没变过,要说变化,无非就是对自己的关心多了一些,其他方面和高尾第一次见他一模一样。
高尾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此刻看起来却是无比的僵硬。他伸出手抚上绿间的脸颊,有些炽热的脸庞碰到高尾些许冰冷的五指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小真,赤司来…又是让我离开你的吧?”
高尾认真的说,声音里没有了平常的嬉笑语气,眼眸里不知道在流转着什么情绪,不热切也不冰冷。
“你怎么知道?”
绿间沉默片刻,却也知道到了现在,什么都无法再瞒过高尾。他扶了扶下滑的眼镜,把头偏到一边。
“这个事情,高中的时候不就有过么?”
高尾把手伸回来,在沙发上侧过身子不再看绿间,声音不轻不重。
“嗯…”
绿间看到高尾的反应也没有说什么。思绪回到高中篮球赛结束之后,那是赤司第一次说出他们不合适这样的话。
那天他们都哭了,走出光芒耀眼的篮球场时,肩膀在不住的颤抖。
而赤司,像一个王者,在门口等待着他们俩。
绿间本以为赤司只是过来找自己说些高傲的话语,但却没想到赤司目的只是想让高尾离绿间远一点。
高尾脸上的泪痕未干,不知为何绿间突然有一种负罪感,他看见高尾的脸上滑过一道眼泪,眼睛里无神的望着绿间。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看见最可怕的眼神,银蓝色的瞳孔就像死去了一般灰寂,虽然和平常一样还是有两个小小的绿间在里面,但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高尾尽自己努力咧嘴笑笑,但在绿间看来那只不过是掩饰。
其实高尾也没有想过如果他和绿间不在一起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赤司的话让他第一次认真的想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在一起是会对绿间好,还是会影响到绿间?
高尾不知道。
那天高尾第一次没回家,绿间第一次失眠。
在第二日早晨柔和的晨光中,高尾垂着头敲开了绿间的家门,一夜都没睡好的绿间听到声音几乎是从楼上冲下来的。
门口的高尾喝了酒,身上的酒气冲天,绿间不禁皱了皱眉。刚想伸手过去接住摇摇晃晃的高尾,后者一下就倒在了他的胸前。
“小真…”
带有哭腔的语调一下子戳进了绿间的心里,如同针扎。

评论
热度(12)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