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归乡】被束缚的第四者

梦境(三)
  “Joshua?是你吗?”Alex慢慢的靠近铁门,看清楚门后人的面孔时不由得吃了一惊:“Josh?真是的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被称为Joshua的男孩抬起头来,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但此刻Alex却清楚的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哈哈哈…Alex…”
  不管多久,这个声音他都不会记错。这是自己亲弟弟Joshua的声音,带有一丝讽刺。
  “Joshua,这里很危险,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完,Alex想推开门带着弟弟走出医院,却不想对方先一步向里跑了。
  “Joshua!等等我!”Alex推开门后只看得见弟弟跑向走廊尽头的背影。他很疑惑,为什么空无一人的地方会有自己的亲弟弟,这么想着,他朝Joshua的方向追去。
  途经的走廊似乎比之前的更暗了一些,路中间乱七八糟的摆放着一些担架。担架上不是腐烂的尸体就是还未干枯的血迹,尸体早已面目全非,扑面散发出一股股的恶臭。
  “尸体都腐烂了,谁把它们放在这里的?”
  “这里…到底怎么了?”Alex捂着口鼻穿过了走廊,但眼前的景象确实让他吃了一惊:地上到处都是洞,两侧的病房都被锁死了,目及之处都是尸体。
  Alex皱着眉头看着前方的走廊,胃里止不住的在翻酸水。“这里恐怕走不了了吧。”Alex扭头不再看那幅恶心的场面,而是转身向回走,“一定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他这么想着突然感觉到头上一阵骚乱,“又怎么…!”
  Alex刚刚把头抬起来就看见从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具腐烂的不成样子的尸体。它全身上下都是孔,身体像是被什么利器撕裂,半边身体摇摇晃晃的挂着,内脏啪啪啪地掉了一地。深红的血液溅了Alex一裤脚。
  他飞快的向旁边闪了一步,若非军人的基本素质还在,否则他就真的要和那具尸体来个脸部亲密接触了。
  Alex不想去看那个恶心的场面,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旁边的一扇门虚掩着。借助灯光他看清了上面的字:女厕所。
  “这种时候不会有人的吧?”他这么想着推开门走了进去,试着推了推每一个隔间的门:“喂!这里有人吗?”第一个隔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任他怎么使劲都打不开,剩下的三个隔间里无一例外都是一些人体的器官。
  Alex难以置信的看着厕所里的景象,是谁那么残忍把人体的器官挖了出来。
  他想试试另一扇厕所的门能不能打开,扭头发现墙上碎裂的镜子上插着一把刀。他走过去定定的看着镜子,暗红的字迹在镜面上模糊不清,只看得清一旁的小刀。
  “不管怎么说,有武器防身可是很不错的。”说着他走进镜子,取下了插在上面的小刀。就在刀落入手中的那一刻,头上的灯开始滋滋作响,闪烁不定,紧接着他听到了刺耳的防空警报。
  “难道说空袭来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脚下的瓷砖开始像蜕皮一样消退,墙皮也像树皮一样一点一点剥落。
  就像是被血液洗涤了一般,瞬间到处都是暗红的血迹,墙上缠着一些“藤蔓”,仔细看才会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藤蔓,而是有生命的巨大血管,像地下有一个心脏在跳动一般,这些缠住墙体的东西一下一下在跳动。
  Alex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就发现之前一直无法推开的隔间自己打开了,走出来一个护士模样的人。
  “请问…?”
  Alex看见那个护士模样的人在原地站着抽搐,就像是温度低时受冷而颤抖。但在医院里,此刻的温度也不算太低啊,正常人的话应该都不会觉得冷的吧。
  不过如果是生病的话那就另说了。
  但因为灯光很暗的缘故,Alex也看不到对方的脸,因此就准备上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还没走几步自己对面的人就有动静了,可以清楚的听见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响声。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对面的人,顿时就没有了想要问话的冲动。
  那一刻,Alex发誓,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走过来的护士准确地说没有脸,所谓的脸只是一些类似肉状物体盘曲在一起而形成的罢了。那些肉状的缝隙里传来一些呜呜的声音,就像内部藏着一个人一样。身上穿着的护士服基本被溅满了血迹,走过来的时候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顿时Alex觉得胃液在胃里翻滚。
  Alex想往后避让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但还没等他后退,对方就挥舞着手上的注射器刺了过来。
  “骗人的吧?”
  “喂!你还活着吗?”Alex侧身一闪躲过了袭击,但下一秒对方出乎意料的转过了身又向他刺去。
  这一次Alex很肯定,这个家伙肯定不是活人了,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还真的没有活成这样的人。
  心里虽然有一些恐惧,但作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素养告诉了他首先需要的是如何解决危机。
  躲过几轮攻击,Alex想起来之前在镜子上拿到的小刀,便趁着对方转身的空当抽出刀来向那怪物刺去。
  出乎意料的对方很好解决,他手起刀落切断了怪物的脖颈,暗红色的血液顺势飞溅到了Alex的外衣上,伴随着尸体腐烂的气味。
  他实在没心情去管衣服上那些脏兮兮的东西,心里想的都是要怎么逃离这座医院。
  一切都太诡异了。
  心想原路返回,但奇怪的是之前进来的门却怎么都打不开。正烦躁着,Alex在之前护士出来的那个隔间里发现了一层薄薄的肉状物,隐约可以透过它看见对面的房间。
  无论如何他是不想再在这个卫生间里待下去了,便试着用刀将那层恶心的东西给划开。不一会儿的功夫,Alex就在肉墙上打开了一道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口子。穿过去之后,Alex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长廊,尽头有一个人影一晃而过。
  从他醒来以后在这座诡异的医院里遇见的第二个活人,就是自己的弟弟。而小时候的相处让他绝对不会认错Joshua的身影。
  “Joshua!不要跑!等等我!”Alex手握着小刀,在昏暗的灯光下朝着Joshua消失的方向跑去。

评论(2)
热度(5)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