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高绿】如果我没有遇到你

(八)
随着门关上,靠在沙发上的高尾开始感觉到无聊了。他转头看着绿间的家:简单的设计让人看着很舒服,没有过多的装饰品,地板是柚木的,墙角摆放着不同的植物。奇怪的是所有的日常用具都准备了两份,就像在等待着一个人回家。一切看起来都和绿间的口味很搭,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墙壁。似是特别用心装扮一样,绿间应该是特意请了人来做装饰。黑色和绿色的条纹在墙壁上跳动,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圈,如同春日生长的藤蔓就那样盘曲在墙壁上。
高尾摸着那些条纹一直走,它们从一楼的客房一直延伸到二楼的一间房间门口。那间房绿间没有带他进去过,也没有提起过。此刻的高尾很好奇,想看看里面有着什么东西。好在门没锁,他伸手轻轻一推就开了。
房间里没有床,也就意味着这不是客房。推开门后的高尾看见了一个用白布遮盖着的东西和一个书柜,他并没有着急去看那白布底下是什么,而是先打开了书柜。
在看见里面的东西时,高尾笑了,笑着笑着哭了。
书柜分为两层,上层放置着很多的钢琴谱,饶是高尾不知道那白布地下有什么,此刻也应该清楚了;下层放置着很多封信件,信件上是他熟悉的绿间工整的字体,写着『收件人:高尾和成』,然后每一封都被红色的邮戳盖上了『退信』的字样。
高尾在那一刻便明白了,这些是这几年来绿间写给自己的信,但却一封都没真正寄出去过。
他突然明白了墙上黑色和绿色的痕迹是什么。
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信件以及,白布下的钢琴。
『小真,你再弹一遍啦~』
『…真是受不了你。』
……
『小真,毕业以后要是我们不在一个大学,我给你写信吧~』
『哼。写信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干的说。』
……
『小真,毕业了呢~』
『嗯。』
『今天不用猜拳哦~我再骑一起板车载你吧~』
『嗯。』
『有机会还想再听小真弹一次钢琴呢~』
『……嗯。』
……
自己的恋人还真是简单得可爱呢,可也让人心疼。
高尾看着那些红色的『退信』心里一直很痛,他不敢想绿间这几年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过的好不好。
毕业进入军校以来,说实在的,高尾对绿间的思念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说得完的。军队里的生活并不像其他,每天固定的训练占据了他大半时间,而每当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绿间的时候,对方却偏偏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久而久之,高尾习惯了这样的思念,渐渐的也就笃定了自己再也回不去。
可是游离在军队之外的绿间却是另一个想法。为什么会准备好双份的用具?那是因为绿间在等他回家,坚信着他会回来。
『那个固执的脾气还没改过来啊,小真。』
高尾轻轻的放好了信件退出了房间,坐回沙发上看那些黑色和绿色的条纹。
『不会再有信件被退回了。』
『小真,我要听你再弹一次钢琴。』
医院里的绿间揉了揉太阳穴,又是超负荷工作的一天。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却不想刚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年糕小豆汤的味道。
紧接着高尾笑眯眯的出现在绿间的面前,说:“小真~辛苦了。专门给你做了小豆汤哦~”
“哼。”绿间推了下眼镜,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评论
热度(29)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