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5.23 记录

之前一个周末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我在他们眼里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不会做家务,也不懂得体谅。
他们骂我是一个白眼狼。

嗯。
好像是。

十九岁了,可他们依旧觉得我的想法是不成熟的,也不会倾听我的意见。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他们沟通。
尴尬了两个周的关系,到今早彻底僵化。

母亲打电话给我,说我不会体谅父亲,他工作很忙,而我却什么都不会帮他做。
好像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不懂得体谅别人只会玩游戏的学渣吧。
嗯。
好像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这样的大人沟通。
我的父母总觉得我离开他们就会活不下去,总觉得我不会照顾好自己,总觉得我不会安排好时间。
嗯。
好像是。

我觉得我的父母并不懂得,来自于亲近的人捅的刀子是最狠的。
十多年了,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只有当自己受伤以后才会明白,但依旧自私。
只会想到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伤害了他们,却从未想过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有没有伤害过我。

我很厌恶成年。
我更厌恶出生在世界上。

我不想成为我父母那样的人。

这样真的很累。

我的父母总想着要磨平我所有的棱角,告诉我和这个世界作对是不对的,和长辈作对是不对的。
这个世界的法则好像永远都是由长辈来制定,不允许反驳,不允许更改。
真的是这样吗?

越思索,越觉得活着才是一种痛苦。
药吃完了。
我也不再想去医院复查。

我承认我已经好很多了,可我忽然之间又放弃了。
放弃了,嗯。
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或者说这样压抑而痛苦地活下去,才是我最好的状态。

如果我好起来了,因为亲人、朋友、同学等等的关系再一次陷入抑郁的病症里。
我想我再也不会想去求助了。
我只会觉得一切的努力都白费,连告别两个字都懒得说就直接告别。

我不想有这样反反复复的状态出现,一会儿好一会儿糟。

索性就不治了,干脆就这样吧。
我懒得要什么最后的稻草,也不想再要什么求助了。
别救我了,我不想要真的。



如果是无边的黑暗,愿我永远看不见光明。
如果是彻骨的寒冷,愿我永远感不到温暖。




放弃吧,青木。
没有什么比黑暗更好。

评论(5)
热度(16)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