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无题

他已经站了三个小时,天台上的风有些过于凛冽,他伸出手拢了拢身上薄外套,摘下耳机把它们好好地整理之后放进衣兜。有些红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远处的云在眼底被压成一条直线。
整整三个小时没有挪动位置,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双脚已经麻木酸痛,仅仅只是因为脑海里还是之前那些不堪的画面。
所有那些他无法承受的画面。


五天以前。
他正低头吃着午饭,面前忽然被甩过一张纸。
他抬起头来看见的只有父亲和母亲冰冷的容颜,两者的眼神里透露着对对方的不屑。

“离婚协议,你看看吧。”

父亲冷漠的语调和耳机里欢快的节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毫无感情的黑色宋体以及两者具有个性的签名在不断地刺激眼眸,仿佛在宣告着什么庄严的事情,他脑海里只剩下空白。
离婚…么?
大概很久以前两人的争吵就是家常便饭了吧,只是不知道那么恩爱的两个人怎么就成了这样。
回家以后冷冰冰空无一物的饭桌,碎了一地的花瓶,关上门以后依旧可以听见的争吵。那些尖锐的声音是他带上耳机也无法避免的,不知躲在被子里流了多少泪。
走出卧室以后他总可以闻见客厅里浓郁的烟味,父亲坐在沙发上一支又一支地抽烟,母亲在卧室里抽泣着,整个家的空气里充斥着争吵过后死一般的寂静,安静到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他弯腰捡起地上被砸碎的相框,想用胶布粘起那些锋利的玻璃碎片,却早已泪流满面。

无法调和的矛盾,白纸黑字,其实什么都回不去了。那碎裂的相框大概和自己的内心差不多吧。

他穿了一件最薄的外套出门,低头走在街上,周围的行人匆匆,阳光从云层间透过打在他的身上却没能让他感受到丝毫暖意,耳机里单曲循环的歌曲始终没能将他带离痛苦的心情。

三天以前。
他无助地躺在教室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周围的同学都在嘲笑他,如同看一个小丑。

“没爹没妈的孩子,哈哈哈!”

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书本,不是被撕扯开就是落了几个棕灰色的脚印。他竭力不让自己哭出来,鼻血却一直顺着脸流下滴在水泥地上。
嘲笑…么?
周围人的冷眼让他感觉到彻骨的寒冷,被踹的小腹,疼痛感依旧清晰。眼泪最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却始终没有等到一双扶起自己的手。

随着时间流逝,黄昏太阳的光芒就像哀悼。同学像是得到了什么战利品似的,看见他狼狈的样子高高兴兴地走了,留他一个人,捂热了身下的地板。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地上残破的课本,掀起袖子在阳光下对着看手臂上的淤青。
一个人回家,一个人面对空荡的房间,就像同学嘲笑的嘴脸。


手中手机的震动将他拉回现实,低头看了看屏幕上的短信只是来自客服而已。
其实根本没有人关心他。


崩溃的来临。
他起步走向边缘,因为站得太久步伐显得颤颤巍巍。
他低头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为什么有的人就可以那么简单地融入这个繁华的城市而他就不可以呢?
这个世界上的不幸啊,总是要有人来承担的。

他闭眼笑了笑,整理好衣服,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如同一只在空中飞翔的鸟儿。













“2015年12月26日14:31分坠楼,确认死亡。”

评论
热度(9)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