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第五人格】无法抑制的心跳

杰克x医生
杰克视角
短篇
大概有点ooc?
后续推出医生视角
末尾大概有个小甜饼

杰克对于千篇一律的狂欢游戏已经快要失去了兴趣,最近状态总是有些不佳。能从杰克手里逃出去的人为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那些人送回庄园。
这一天又轮到他当监管者,本想着又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狂欢,却不想他却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岔子。

昏暗的餐桌上,四个求生者的脸在蜡烛的照映下显得苍白无力。他们不停地向周围张望着,脸上写满了无助和恐惧。
杰克藏匿于远端的黑暗里,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打量求生者了。而这一次他却看见了一张与众不同的面孔。
那个女孩身穿蓝白色的连衣裙,棕色的长发盘起,随手携带的针管表明了她的身份。她不像周围的人那样慌乱,虽然有恐惧,但女孩的眼睛里在努力充斥着冷静。
杰克第一次觉得,这场狂欢终于有了些意思。

求生者们被带到了破烂不堪的红教堂,彼此分离让他们内心的恐惧又加深了一分。
杰克扶正了脸上的面具,开始在他走过无数遍的地图上寻找四个渴望逃脱的可怜人。

第一个被绑上狂欢之椅的人是律师,杰克站在律师面前,看着这个恐惧到了极点的男人,心里却是充满了嘲讽。
“一定…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
杰克看着这个紧张到结巴的律师心里不禁又是一阵嘲讽。
“你的朋友在忙着修电机呢,怎么会有人来救…”
话音还没落,杰克就看见从旁边的草丛里冲出一个小小的身影。他正准备挥舞剪刀手给予对方致命一击的时候,狂欢之椅禁锢时间到了。
随着律师被送回庄园,杰克低头看向那个小小的身影。
这个女孩抬头直视着他,捏着针管的手已经在发抖,双眼似乎要溢出泪水一般,剧烈的心跳声经空气传入杰克的耳朵里。女孩似乎是想要逃离他的追击范围,但双脚却如同粘在地上一样一丝一毫都没有动弹。
杰克就这么和女孩对视了几秒,他抬起的手忽然放了下去,转身朝着另外两个求生者的方向追去。

杰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刚刚和女孩对视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死寂了很久的“心”好像重新苏醒了一般。
好像,自己开始变得鲜活了起来。
追击另外两个求生者丝毫不费力气,杰克知道,那个小医生一定会想办法来救她的队友,于是索性蹲在狂欢之椅旁边等着。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想要追击那个女孩的想法,只是想当面问一问究竟为何她让他感觉到重新活了起来。
不出所料,小医生从远处赶来救援。杰克大老远就看见女孩在废墟里奔跑着,有些笨拙的姿势在他看来却有些可爱。
“等等…可爱?”

而杰克的算盘却被狂欢之椅短暂的禁锢限时打破了。小医生并没有及时赶到,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接一个被送回庄园。送回去以后是个什么结局,她不敢想象。
杰克看着自己面前脸色苍白的女孩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他忽然有些痛恨自己监管者的身份,以及无法摘下来的面具和冰冷的剪刀手,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表达出内心的想法。
杰克思索过后,向后退了半步,左手取下礼帽,右手微屈放于胸前,身子略微前倾向小医生行了一个绅士礼。

“你…你不抓我吗?”
女孩看着杰克的动作忽然有些不解,颤颤巍巍地问出这个问题。
杰克笑笑,扶正了自己的礼帽。
“对于第一次让我心动的女孩,我怎么舍得抓呢?”

片刻过后,杰克忽然感觉自己的剪刀手上传来了不属于他的温暖。女孩慢慢靠近他,自己的心跳却越来越快。

“那…你可以抱抱我吗?”
“当然,我的小姐。”




—————番外1—————
厂长表示越来越不能理解杰克了,今天的杰克居然穿上了深红色的西装,还带上了玫瑰花?浑身上下弥漫着浓浓的玫瑰花味儿也就算了,这家伙还哼起了小曲儿。
厂长觉得世道变了,前些日子还有点性冷淡的杰克怎么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当小丑拉着厂长到杰克的卧室时,看着一屋子小医生的照片,他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厂长:杰克都能恋爱,电机怕是都能自己修好。
小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鹿头:恋爱中的男人我不太懂。

—————番外2—————
杰克换上了红色的西装,带着庄园里最新采摘的玫瑰,哼着小曲儿出发了。
在深处的花园里,他看见他的小医生正在破败的围栏上逗着乌鸦。
大概是感受到杰克的靠近,医生的心跳开始加速。
不等医生回头,一阵玫瑰香气扑面而来,冰冷的触感接触上她裸露的皮肤,便被身后的人轻轻抱了起来。

“玫瑰喜欢吗?”
“更喜欢你。”

评论(4)
热度(236)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