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致亲爱的青木先生。

谨以此信,献给青木先生。

亲爱的青木先生:
我想在2017的最后几天里,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改变。
我想写一封信给你,我想拥抱你。

十九年前,犯洪水,下暴雨,而这一年的十一月二十九号,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你全身因为缺氧而发紫,医生说你可能会窒息死亡,可你以你顽强的生命力在温箱里呆了近一个月,最终活了下来。
那一刻你终于哭了出来。
嚎啕大哭的声音在宣告着你在几亿的竞争里活了下来,宣告着,你以一个新生的生命,开始了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旅途。

什么东西对于你来说都是新鲜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刺激着你的大脑,它告诉你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
可很快,你会发现不是这样。
你从只会爬行到跌跌撞撞的走路,父母决定把你送进幼儿园。
你接触到了和你一样年纪的孩子,你笑着伸出脏兮兮的双手,手心里放着你最喜欢吃的糖果。
可周围的小朋友看你长得都比他们高,觉得你是一个怪胎,表面上对你笑着,内心里却很排斥你。
你觉得有一些委屈,可是又不敢回去说给父母,你决定自己承受着,你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来跟你玩。

你不喜欢睡午觉,跟幼儿园的老师抗争,遇到了你人生里的第一场boss战。
你不愿意睡觉,精力旺盛得很。你说你可以帮老师干活,只要不睡午觉。可老师拒绝了你的请求,你不过才是个几岁大的孩子,能干什么啊?
夏天的时候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睡就不睡吧,你去教室里自己玩。但冬天寒冷的时候,老师强行把你拉到床上,强迫你睡午觉。
那一次,你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你想起床上厕所。出门前看见老师在房间里烧煤炭,周围的小朋友们都睡的很熟。
你一脚踩出门,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只是觉得有些头晕,马上就到卫生间了,但你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度醒来,身上全是血迹,你的爸爸妈妈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你。
你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说你一氧化碳中毒,晕过去以后下巴磕在石阶上,一个碗大的疤。
你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长大以后你才发现,这个疤痕会跟随你一辈子,你连恨都恨不起来。

于是你这一次大难不死。
一氧化碳中毒啊,我都以为你在开玩笑,可看见了下巴上那个丑陋的疤痕,我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的眼神里都是从容淡定,但这样的感觉不应该出现在你的身上。

你满心欢喜地到了小学,你相信你自己的选择。但实际上你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对的,都那么的适合你,只是我不知道你为了坚持自己的路身上留下了多少的伤痕?
六年的小学,你遇到了你认为的好朋友,开始对同龄的异性有个好感。
可这些都是你认为的而已。
你认为的好朋友背弃你,就因为你和他们不在一个初中,感情越来越淡,如同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之后你再也没有见过那几个“好朋友”,你第一次为了他们哭泣,你第一次感受到了悲伤的情绪,你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痛。
分离很难熬,你开始生气,开始发火,觉得这一切都是谎言。你觉得他们欺骗了你,可你又何尝没有欺骗他们?你把他们对你的在意当成无所谓,你自然也就收到了别人对你的无所谓。
你还小,把情感看成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说了你也不明白,当你长大你才发现,情感啊,一文不值。
你似乎成长的比同龄人要快,懂得要多一些。
在这个正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他们总为生计奔波,假期里你一个人呆在家,看着电视上的《还珠格格》笑得嘻嘻哈哈,那么小的你,还不知道孤独两个字怎么写,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像没有人陪着自己,有一点点空落。

小学过去,你开始彰显你的个性。你会大肆宣扬自己的喜好,你会把这些喜好告诉你周围的所有人。
是你太成熟了还是太幼稚了,永远都不和同龄人站在一起。原来在这个时候,你就已经注定是孤独的了。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会把自己满腔的热情给自己认为的朋友,可历史总是那么相似,你的太过热情和天真,导致别人一刀又一刀地扎你,而你还装作一点都不疼的样子。
你这样很让我心疼。
偏偏这个时候到了你的叛逆期,和父母开始闹别扭,有什么事也不想和他们说。
你开始离家出走,无论是在废弃的楼顶上呆一晚,还是在网吧里通宵打游戏,你都宁死不回家。
被发现以后,就是不断的棍棒教育。你的父母认为,棍棒之下出孝子,那段时间,你身上的伤痕总是青一块紫一块,颜色像极了你出生时窒息的样子。
你觉得家里不能安心,学校里总是可以的。你想向班主任寻求帮助,可你忘了你在大人眼里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班主任非但没帮你,还觉得你矫情。以至于后面被你烦的不得了,开始给你处处使绊子。
你第一次,萌生了想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

你说家里待着也不舒坦,学校待着也很难过。大人们总不把你当一回事,同龄人也总觉得你是一个怪胎。为什么听音乐总是不跟他们一起听流行,而是自己听摇滚。
真是个怪胎,格格不入。
也是在这个时候,你遇到了你最喜欢的乐队,音乐悄无声息地开始成为唯一能够拯救你的东西。
你本害怕疼痛,可大人们的这些行为让你心里一次又一次地痛,让你变得懦弱,变得越来越自卑。你尽量把自己外表包装成大人们喜欢的样子,可内心却开始一点一点腐烂。
你会拿锋利的刀刃划开自己的皮肤,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哭泣。
这个时候,你的身边没有人。孤独在这时开始侵占你。

那一天下午,阳光很好。可你的内心一点阳光都没有。
你放好了温水在浴缸里,尽可能的把自己泡在里面。你拿着小刀的手在颤抖,可还是一次又一次在你的手腕上不停地划着。水慢慢的变红,但你不知道的是,这一点血量根本不足以让你死亡。
你以为你要死了,但还是因为父母回家了,你美好的死亡体验被打断了。
你迅速打开喷头,假装自己正在洗澡。看着手腕上的伤口,那随着水流走的血迹,你捂着嘴哭了出来。
于是你第一次的自杀,未遂。

自初中之后,你好像变得沉默寡言。你会笑,可再也没有真正开心过。
你不再把自己敞开心扉给别人,别人就开始说你铁石心肠,冷漠无情。
你开始慌了,你拼命解释不是这个样子。遗憾的是,没有人相信你。
你非常的难过,听着你喜欢的乐队的歌,你又觉得不那么难过了。
你相信一切都会变好,你不停的告诉自己总会变好的。
你不再想着结束自己,尝试着用笑脸去面对这个世界。
起初真的很有效果,你自己也说,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啊,你又一次灿烂的笑了。

回首你的初中,你告诉我,你恨这三年。如果没有这三年,你不会有现在这般糟糕。
我想,你还是不要怪罪别人。看看自己吧,事情总是出在自己身上。我一开始并不相信你,我觉得真的是你的错。但后来我发现,你真的没有对这个世界做什么,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会有错误,总会伤害像你这样的人。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你就上高中了。
你在高中,遇到了自己认为此生最好的朋友,仅此一个。你以为你们可以一起走过传说中最艰难的高三时光,可你忘了我跟你说的吗?在你初中的时候,孤独就已经开始侵占你了。
你的好朋友高二的时候便出国了,留下你一个人在那个没有其他朋友的班级里,独自奋斗。
你开始了高三。
起初你每一次月考,成绩都是垫底。你不相信,你说你一定会考上好大学,于是你开始一个人努力。
你的手机被父母以好好学习的名头没收了,直接就失去了你的音乐。
你说没有手机可以,但绝对不可以没有音乐。
于是父母给你买了一个mp3。仅仅只能存下两百首歌。
而正是这一个小小的mp3,那为数不多的两百首歌支撑着你走到了最后。
你每一个晚上发疯似的在操场上跑步。
那几个月你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快疯了,我要熬不住了。

你觉得累,可你知道你不能停歇。你一手紧紧地攥着笔,一手紧紧地捏着耳机。你在跟自己对抗,你告诉自己你不可以倒下,你拼命刷题,拼命跑步。
原来在这个时候,你就已经要到边缘了。可你一点都没发现。

终于,你结束了高中的旅程。你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孤独终于侵占了你,抑郁也终于显现。
你开始对周围人说,你很累。
他们觉得你只需要睡一觉。
你那么热情,那么活泼的一个人,累什么累啊。
怎么可能累啊,你才多大?
十八岁,刚成年而已。累什么?
朋友不相信你,大人们更不相信你。
你也觉得你睡一觉就好了,但实际上根本没好起来。

你开始做噩梦,你总会梦到自己在杀人,你从恐惧到麻木,已经习以为常。
你开始远离你的那些爱好,它们再也不能提起你的兴趣。
你开始遗忘事情,所有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你都记不得。
你开始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
可这个时候,你已经没法解决了。

你去寻求帮助,可那曾经消亡的死亡感受开始一次一次出现在你的脑海里,赶都赶不走。
你拿到自己的诊断书,抑郁症?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情绪低落。

然而,真的不是情绪低落。
你开始抑制不住自己想要触碰死亡的念头。
可周围人都不愿意帮你,也没法帮你。
终于,你发现了孤独。
它已经存活在你身边的每一个角落,时时刻刻提醒你自己,你只是一个人。

真的只是一个人吗?

人们开始发现你的不对劲,可你对这个世界的期待已经消失殆尽。
你说你累了,就再也不说话。
你会发狂,你会沉默。可这些都不是你。
我问你,哪个你是真的?哪个你是你想要的?
你目光呆滞,如同那火星最终熄灭。
你说,你想逃离这个世界,再也不回来。
你说你不要任何东西,你只想,张开双臂,认真地,拥抱死亡。

我亲爱的青木先生,我知道你累了。
回首你十九年的时光,有美好,可这些美好已经不够支撑你走向光明。你把自己锁在一个小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唯独只有你自己。

我不忍心再让这个世界伤害你。

青木先生,如果可以,请离开这个世界,再也不要回来。
我想离开这个世界,再也不回来。

2017.12.24 平安夜
青木先生写给青木先生

评论(10)
热度(24)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