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咬到牛顿的苹果,那么你就会明白,英国骑士的坟墓里埋藏着多少秘密;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站在陷落的特洛伊,那么你就会明白,古希腊破碎的神庙里有着多少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吟诵女巫的歌谣,那么你就会明白,跳动的火焰里掩藏着多少的悲伤;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听到比平常还要快的心跳,那么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沉重的搏动,都是我在说爱你。

【高绿】如果我没有遇到你

(二十二)
从高尾被绿间救治过来已经差不多过了近四个月,到最后高尾已经可以跟以前一样活蹦乱跳了,曾经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现在只留下了淡白的痕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却什么都发生过。
不得不说,这四个月的重逢时光对于绿间而言,在之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竟然成为了他所认为的最幸福的时刻。
不出所料,在高尾收到那封信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就被军队正式召回。离别的时刻还是到来了,正如高尾告诉绿间的那样,战争一触即发。
在绿间的想法里,任何的事情都应该是有一个完美的仪式的,他原以为可以和高尾好好的道一次别,却不想这个想法压根就没有实现的余地。
那天早上的阳光出奇地暗淡,至少在绿间的记忆里是这样。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后,他心里已经有一丝不安,只是不清楚这未知是好是坏。绿间开门以后便后悔了,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招呼着来客,可那两人的装束以及肩章都在告诉他,『高尾要走了』。
对方在简短的寒暄过后便说明了来意,要求高尾和成回到军队接受任务。
“绿间医生,我们认为四个月的恢复治疗对于高尾君是足够的。现在我们需要他为国家做出贡献,请您理解我们这么做。”
“我们也明白一个兄弟在您心里的地位,同样的对于我们而言也是。希望您理解,为国战斗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
『兄弟…可他是我爱的人。』
绿间听完以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而高尾坐在绿间的身旁,他明白此刻的自己已经身不由己。
“我会跟随你们回到原先的队伍,作为军人,这是我的天职。”
高尾清楚接下来的日子里该做些什么,他不可能这样一辈子赖在绿间的身边,国家需要他去保卫,但绿间就在他的身后。
他起身准备离开,不去看绿间错愕的表情,满腹的话却不知应该跟绿间说什么。高尾转身在包里翻找许久之后取出一颗纽扣塞进绿间左手手心里。
“当初毕业的时候一直都忘了跟你交换纽扣,希望现在还来得及。你说的对,我是军人应当保家卫国,只是因为这家里有你,这国里有你。小真~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绿间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明明在看见高尾那么多伤痕的时候都没有落泪,唯独在他离开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高尾和成就这么走了,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除了这一颗已经老旧的纽扣。
『果然他又走了。』
『但这一次他说他会回来。』
似乎有什么情感在心里生根抽芽,又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崩塌。后来他才知道,这样的感觉叫心痛。
绿间看着窗外的太阳一点一点升起,照亮整个繁华的东京。人们依旧在忙自己的事,好像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只有他感觉到了空气里的压抑,从高尾走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这一定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战争…真的要来了。』

“…绿间医生?绿间医生?你还好吗?”
绿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一辆卡车上,也许是太过疲惫,居然倚靠着卡车的铁皮睡着了。
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纽扣还好好的握在手心里。
『看来是真的有些想他了。』

评论
热度(10)

© 青木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